一生有六奇 马未都:风投青睐的博物馆馆长(图)

一生有六奇 马未都:风投青睐的博物馆馆长(图)


来源:北京商报  文章作者:佚名


马未都

    在北京收藏界,提起马未都,圈内人会竖起大拇指,生在动荡岁月却不甘人后,不是收藏世家却以收藏古代瓷器、家具闻名,开办私人博物馆却招来国际风险投资商。他是一个时代造就的成功者。

    马未都之一奇

    靠文学作品一举成名


    1966年,马未都11岁,“文革”开始了,和成千上万同龄人一样,马未都的学业戛然而止。但是,只有小学四年级文化的他却在20多岁时已然因文成名,他讲述青年人情爱的小说《今夜月儿明》被《中国青年报》副刊以整版篇幅发出。后来,马未都被调入中国青年出版社,成为当时该社最年轻的编辑。用他自己的话说:“恢复高考制度时我已经到了出版社上班,无法再参加高考走进大学。但当我在编辑领域已经做到得心应手时,第一批恢复高考的大学生还没毕业呢!”

    文学领域给马未都后来醉心收藏搭建了桥梁,他由文学了解文化,由文化了解文物。由于教育断层,马未都对知识的渴求极其强烈,“对未知的事物极感兴趣,书读得特别杂”。

    马未都表示自己喜欢上收藏是出于对中国历史文化未知领域的好奇。“我当时对很多历史都不太熟悉,就特别想知道。当然,我可以从历史文献中获得知识,但历史文献的真实性不能完全保证,而研究文物则不同,它可以被看做是历史的证据史。” 

    马未都之二奇

    “捡漏”成就大收藏


    据马未都介绍,他手上的大部分文物都是上世纪80年代在北京地摊上“捡”来的。“我搞收藏是兴趣所致,年轻时有机会,幸运地买到了很多廉价的珍品。”

    在特殊的历史时期里,文物的价值没有被认定,东西极为便宜。北京有很多半地下状态的市场,马未都经常出入玉渊潭东门、北海后海、朝阳门自发形成的古玩交易市场。

    “到底那时候买了多少文物,我也说不清,大概是目前藏品的80%。”靠做编辑的收入和一些稿费,马未都收藏了大量自己喜欢的瓷器。除了在地摊中挑宝贝,马未都还到收破烂的地方淘宝,甚至成了一个收破烂老头的专业买家。入行比别人早,眼光精准,目标明确,靠“捡漏淘宝”成就了今天的大收藏家。 

    马未都之三奇

    风投青睐私人博物馆


    说起自己倾心打造的观复古典艺术博物馆,马未都表示:“我的馆藏内容丰富,品种多、面积大,在私人博物馆界我是最认真去做的,是不是第一,观众自有公论。”

    公开资料显示,观复古典艺术博物馆是1997年成立的,是中国第一家私人博物馆。以古代家具的收藏为最大亮点,加之细致的管理机制,该博物馆获得了风险投资商的青睐。“目前,很多国际风投致力于低风险、长回报的投资模式。在我的6个馆中,以后都会分别被冠名。冠名费将全部用于博物馆建设。其中,家具博物馆已经被IDG(第一家进入中国市场的美国风险投资公司)冠名。”

    与此同时,在博物馆运营过程中,美国风投中的传奇角色红杉资本也曾对马未都表示过合作意向。另外,据马未都介绍,由他担当顾问的影像国际集团艺术投资公司也已经获得IDG和海纳两个风投的资金支持。
    马未都之四奇

    取法西方校董制


    博物馆建立起来后,运营理念是个关键问题,如何更好地经营下去,在巨大的开支面前,怎样更好地筹措资金都是马未都探索的问题。几经考察,马未都决定借鉴西方大学的校董制,将私人博物馆改成理事制度,“即使个人不在,但是整个制度还是能使博物馆延续下去”。

    同时,所需资金也得到了有效保证。“我们的资金来源主要是3块,一是来自董事会,由为数不多的几个成功企业家组成,每年拨一定的款出来;二是来自理事会,这部分人不用承担博物馆的社会责任,拥有荣誉头衔,在国外,能做博物馆的理事那是相当高的荣誉,是用钱也买不到的,现在国内也有相当成功的人士认识到了这一点,我们的理事对博物馆有不定期的赞助;第三,建立了博物馆会员制,每年1000元的会费,享受诸多的优惠政策,目前这方面发展得很好。” 

    马未都之五奇

    建立博物馆商业生态圈


    在观复古典艺术博物馆藏品中,传世文物占了极大部分比重,“出土的东西都是近年在拍卖会等机会中买来的,我的定位就是以传世文物为主。”当被问及这种收藏比例的原因时,马未都表示:“我们选择适合当今大众审美标准的藏品,所以博物馆可看性强,观众的评价很高,翻看博物馆的流言簿,我每次都很欣慰,觉得能得到认可,做有所值。”

    “但更重要的是这么做能普及文物知识,培养大众审美。今后,我们还要以博物馆为核心,建立起文化创意产业生态圈。”据马未都介绍,目前,博物馆所在朝阳区金盏乡政府的支持下,准备建立一条长达两公里的生态街,暂时以小剧场形式做经营。现在已经有不少个人和单位准备参与投资。

    马未都之六奇

    掷万金只为精神享受

    “我对物质生活要求不高,物质能带给人的享受是短暂的,但徜徉在精神世界里,我觉得很幸福。”为收藏文物,马未都一掷万金,博物馆不仅带给他个人的精神充实,也承担着向大众普及文物知识、丰富大众心灵、追寻失落传统文化的重大社会责任。

    马未都认为,文物是人类文明的坐标,对文物的认知程度和对文化的重视程度标志着一个民族发展的水平。

    “过去,由于种种原因,我们忽略甚至破坏传统文化,而今,国人在逐步了解自己文化的灿烂之处,对文化的尊重也在加深。比如,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标志就是传统文化的一个缩影,在全世界面前,都展示着中国文化的魅力。虽然‘地球是平的’,地球村的概念在逐渐扩大,但是对从小看方块字张大的中国人来说,也许很难驾驭西方文化,也很难深入理解,我们就是要立足本民族,放眼世界。当面对祖先璀璨的文化遗珍时,应该感到心灵的富足与安慰。”


·上一篇文章:瑰丽高迈 山苍水秀――读沈静山水画作
·下一篇文章:吴冠中:“我一辈子总在画江南”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zhshw.com/news/art/07811850111H42549C29A6863KK70D.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