瑰丽高迈 山苍水秀――读沈静山水画作

瑰丽高迈 山苍水秀――读沈静山水画作


来源:《人民日报》  文章作者:单国强


秋雨初韵(中国画)


碧荷仙花和弦艳(中国画)

  中国绘画在数千年历史发展的长河中,经过历代画家长期的探索和积淀,逐渐形成了独特的审美体系,蕴含着融中国历史、文学、哲学、诗歌、音乐、书法与绘画于一体的丰富文化内涵,显示出博大精深的特色。中国绘画的审美内涵,尤其崇尚体贵正大,志贵高远,气贵雄浑,韵贵隽永,从而体现出艺术的真、善、美。中华民族正经历着一个前所未有的历史飞跃,艺术家如何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创造无愧于时代和人民的优秀作品,更成为肩负的重任。

  青年画家沈静,正是抱着这种追求,在绘画艺苑辛勤耕耘,努力创作出文化内涵丰富、审美意蕴深沉,又富有时代气息的作品。她兼擅山水、人物、花鸟,整体风格恣肆而苍润,瑰丽而高雅。其山水画最具特色,大气盈盈,纵肆汪洋,同时又含蓄娓娓,优雅高贵,集中反映了她的鲜明个性和独特风貌。这一山水画风的形成,是与她的人生经历和画学道路密切相关的。

  沈静祖籍浙江海宁,外祖父周梦蝶先生是著名书法家、考古学家和教育家。她小时耳濡目染,喜好诗文书画,曾阅读了大量中外名著以及老庄孔孟之文、韩柳欧苏之诗。1969年开始的北大荒6年的边疆生活,既锻炼了她的意志,也开阔了她的心胸,个性中注入了一股豪气。在北大荒以及后来回京的日子里,她从未间断过临习书法和学习历代大家绘画之路,并虚心向当世名家请教。她曾拜中央美术学院教授郭怡孮为师,从白描写生入手,接受严格的造型写生训练;又到中国画研究院研修,受到诸多名家指导,如叶浅予、田世光、潘絜兹、刘凌沧、刘勃舒、龚文桢等,均亲授其课;又曾去江苏国画院研修,拜董欣宾为师,学习用线和理论;还受教于台湾旅加拿大画家许海钦等;又随中国艺术研究院书画鉴定专家研习多年,博览古今美学史论以及哲学、文学等。她还多次游历国内的名山大川,又赴澳大利亚生活创作多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生活经历和广收博取、兼容并蓄的艺术修养,奠定了她绘画创作的坚实根基。

  沈静的山水画多绘特写小景,间画大幅山水画,但都同样显得大气盎然,豪情荡漾。究其原因,主要在于笔墨和色彩的大胆泼辣,同时还得力于取景造境的纵情畅意。她的笔墨尤其是用笔,随意飞动,看似纵肆,实含苍劲,特别是中锋长线,一波三折,极具力度,同时又婉约流畅,如行云流水。以气运线的自由挥写,发挥了中国画骨法用笔的长处,也体现了以书法入画的书写韵味。这种线条,穿插在山峦、云树之间,交融于水墨、色彩之中,动静结合,虚实相生,显得极富气势。在色彩运用上更见其浪漫,多种浓艳色块积墨、交融,凸现瑰丽缤纷,亦见肆意激情。同时又牢牢把握主调,于斑斓中见协调,与线条、水墨相配又甚和谐,于绚丽中见深沉。

  沈静曾经自述:画面中树、石的红、蓝、绿、紫瑰丽色彩,是长年体悟生活所得到的大自然恩赐。可见,她在用色上的豪气激情,是由大自然生发的。同样,其山水画中景致的奇幻神秘和脱略形似,以及意境的主体化和情感化,也都是作者体悟大自然后,主客体高度合一的表现,并凸现了主体精神中兼具的豪气和柔情。因此,沈静山水画中运线、用色与取景、造境的和谐和相互辉映,使得作品于恣肆中见娴静、瑰丽中见清雅,显出一位女中豪杰的本色。


·上一篇文章:黄宾虹先生之书画
·下一篇文章:吴冠中:“我一辈子总在画江南”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zhshw.com/news/art/078681242J364G74G33BC6AFBHE3D.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