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春芽:大家都说你画“开”了

周春芽:大家都说你画“开”了


来源:新周刊  文章作者:谭山山、陈艳涛

  周春芽小传

  1955年春生于重庆,故得名“春芽”。1977年考入四川美术学院绘画系,专业是版画。1981年凭油画《藏族新一代》获得第二届全国青年美展二等奖。1982年从川美毕业后成为成都画院专职画家。1986年赴德国留学,1 988年年底从卡塞尔综合大学美术学院自由艺术系毕业,1989年1月回国。现居成都,任四川省美协副主席、成都画院副院长等职。代表作有《绿狗》、《太湖石》、《红人》、《桃花》等,在国际、国内多次举办个展、联展,是中国当代艺术的领军人物。

  我不懂画。

  但周春芽的桃花看了真的让我欢喜——灿烂,舒服,中国。

  我们美术总监见我喜欢桃花,大喜,说:“这回你算看懂了。这才是绘画啊!绘画就要画自己的生活啊!那些是什么?海报!海报是画吗?”

  我将信将疑。

  美术总监继续鼓噪:“一个艺术家的作品背后是他的生活状态和生活态度。春芽的桃花最典型地体现了这一点!”

  这话我信。

  ——封新城

  “艺术家最终还是要有自己的语言”

  封:今天我们是一个“超级组合”来采访你哈——我,美术总监傅沙,首席摄影张海儿。我不懂画,他们俩懂。

  上个星期我和傅沙去云南,路上一直在聊你。其实你们这拨画家很多我都认识,但我很少直白地夸过——因为不懂嘛。可是看到你的“桃花”后,我就说:哎呀,这个好,我喜欢。傅沙就更兴奋了,逢人就讲。他形容你是画“开”了,把你的生命状态呈现出来了。我觉得这个说法有意思,所以一下飞机就短信问你在不在成都。

  傅:我就是私下里头讲这个,我说,王朔是靠药“开”了,你是靠女人“开”了。就是说你生活上“开”了,你的美好人生感受全在画里了。你看你现在,虽然这些材料,硬件这些东西还在,但是画里已经看不到西方的任何东西,就是很中国人生活的东西,就是有那种气质,还有那种幸福生活的境界。我老是把你比作齐白石,齐白石也是在画生活。四川还有一个,就是陈子庄。

  周:对,他那个绘画你没觉得怎么,但是你能够看到那种生活境界。他的那种生活状态,你在他的绘画中真的能看到。其实在以前,大足石刻的雕塑,在中国来说,跟所有的雕塑都不一样,非常生活化。

  封:我听傅沙的意思是说,你把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些东西,非常自然地结合到你现在的创作里了。

  傅:这已经不是结合的问题,他已经融进去了,完全融进去了。我是说,周春芽,对女人真的是看通了。我讲的“通 ”是一种怜爱与包融,就是融合得已经很舒服了,在桃花里能看到这一点。

  周:我想好的画家都是在画他的思想,画他的修养,画他对人生的态度。

  封:我看吕澎的《20世纪中国艺术史》评论你时,说你这个桃花,其实跟绿狗的创作是同步的。

  周:应该是同时创作的。但是很奇怪,绿狗后来就发展了。最早是九七年,我在中央美院画的。翁菱那个展览,大约有五张绿狗。同时又有几张桃花。我都没有注意为什么画桃花。完全是偶然的。我觉得绿狗是一个非常强烈的、很刺激的一个东西。同时,我想要有一盆花在里头,跟他软一下,有个对比,但是,我也没搞清楚,为什么选的是桃花。那个时候是无意的。真正有意识,是在2005年,三月份去龙泉山喝茶,桃花开得特别好看,而且,桃花这个红色,有点意思,红得很特别,它不是很鲜艳,有点暧昧,红得很舒服。我说我得拍几张照片。回来我就想,这个桃花跟我那个想法其实很接近,它有一点就是感觉很艳的,但是它又不是非常强烈。

  傅:跟中国那种传统很像。

  周:比较暧昧。

  周:后来我回来就想,为什么中国所有对爱情的比喻都不用牡丹,不用菊花。

  封:现在大家解读你的这些画,从哪个方面解读比较多呢?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 >> >>|


·上一篇文章:砚田长春 痴情未了
·下一篇文章:专访画家张松:灵感全来自于眼中的世界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zhshw.com/news/art/077618375KJ36EH9GH86GK863365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