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小伙锦里摆摊 自称他曾为李宇春作过画

非洲小伙锦里摆摊 自称他曾为李宇春作过画


来源:天府早报  文章作者:陈俊 张舒

    去过锦里的人,除了回味那些满溢“成都味儿”的民间艺人和工艺品,一定还记得一位非洲小伙和他的漫画摊。“我叫胜利。”昨日中午,这位爽朗的非洲小伙用彩笔写下自己的中文名字:胜利。胜利画的画卖得很好,他还为李伯清、李宇春作过画,“我不清楚他们是干什么的,但我知道他们很有名。”

    一月收入 每天20幅一幅画至少70元

    下午1时,胜利的漫画摊迎来了一位顾客,很快,周围就聚起了围观的人。

    顾客是个美女,胜利左手握笔,三两下就勾出一个眯眼微笑的美女;添上比基尼、粗项链和鱼尾巴,“是美人鱼!”再挥挥手,两根水草、一只小乌贼跃然纸上。美女欣喜地接过画,胜利利索地从身旁的行李箱中拿出袋子,“你可以装在袋子里带走。”这样的画,胜利每天能画20多幅。

    当然,他的画可不便宜,最少的一幅单人黑白画得70元,最贵的要200元。“你一个月下来收入不少吧?”胜利一笑,“这是个秘密。”

    胜利来成都已经一年多,问他有没有给特别的人画过画?“有,李伯清、李宇春。我不清楚他们是干什么的,但知道他们很有名。”

  一种选择 定居成都 喜欢这里的气氛

    胜利来自遥远的非洲大陆,父亲是当地的汽车经销商,家境比较优越,在经营了一段时间汽车生意之后,他来到了中国,一呆就是3年。

    初到中国,为了克服语言障碍,他买了汉语的书自学,同时逼着自己多和人交流,凭着这股钻劲,现在的胜利汉语听、说、读、写样样拿手,俨然是个中国通。

    3年里,胜利到过大江南北多个城市,北京、青岛、上海,最终在一年前来到了成都,来到了这个来了就不想走的城市。问胜利为什么最后选择成都,而且一呆就是一年多。他边挠着非洲卷发边伸着懒腰,“北京和上海节奏太快了,我不是很喜欢,成都很舒服,气候也好,人也好,我很喜欢。” 

  一个算盘 成都买房他已当上“包租公”

    胜利在锦里摆画摊的理由很简单:这条街很有名,人又多,收入比较稳定。坐在锦里,胜利俨然成了古街的一部分,周围总是吸引着一群人,或是欣赏他画画,或是感觉稀奇。中午吃饭时间到了,他熟练地用中文叫着外卖。

    不要小看他是个摆摊儿的,他还有公司,搞的是经营进出口贸易,主要销售非洲的手工艺品。胜利递出名片,上面写着“黑旋风咨询公司”。“黑旋风李逵,很有气势,又和我很像。”胜利说,他本来准备叫“张飞咨询公司”,但想了半天,还是感觉“黑旋风”更上口。

    除了这两项生意,精明的胜利甚至还当起了“包租公”,将自己在茶店子买的一处房产租了出去。一个朋友存钱时结识中国“黑玫瑰” “嘿,黑玫瑰!”下午1时许,闲下来的胜利突然转过头跟一个皮肤略黑的中国女孩打招呼。胜利口中的“黑玫瑰”叫牟秀华,曾经在旁边的店里上班。

    说起与胜利相识,牟秀华忍不住笑了,“他居然以为我是他老乡!”去年3月,胜利在取款机存钱时,怎么也存不进去,恰好看见了附近的牟秀华,略黑的肤色竟让胜利产生了错觉:“我以为她也是非洲人。”两人从此成为了朋友。“胜利是个很踏实的人,画中国人很传神。”牟秀华说,她今天是专程来看望胜利的,“想看看他是不是还在这里画画。”

    实习记者 陈俊张舒 摄影方炜


·上一篇文章:张大千齐白石亿元名画被盗 贼不识货20万贱卖
·下一篇文章:李白原是“富二代”有资本游手好闲四处逛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zhshw.com/news/quwen/105141542181K0DI4E066DAIE7BF9AK.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