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深恨之切:与徐悲鸿私奔的美人蒋碧薇

爱之深恨之切:与徐悲鸿私奔的美人蒋碧薇


来源:中华书画网  文章作者:红色玫瑰

 
蒋碧薇

  我不是你的路人甲

  大家都知道,我国著名画家徐悲鸿的爱人是廖静文,鲜少有人知道,他还有一个台湾的妻子,叫蒋碧薇。

  蒋碧薇原名是蒋棠珍,碧薇是徐悲鸿给她起的名字。她于1898年4月9日出生于江苏宜兴,父亲蒋梅笙是一位饱读诗书的学士,在当地办了一所小学,蒋碧薇自小跟着父亲读书,十三岁的时候,父母做主,将蒋碧薇许配给了苏州望族查家的二公子查紫含。

  蒋家和查家的连亲,可以说是门当户对。蒋家在宜兴也属于名门大户,小时候的蒋碧薇,就有一种大家闺秀的风范,少言纳语,可是却又心思敏锐,她的眼睛稍微有点肿眼泡,可是,谁看到她,谁都会说她很漂亮。

  蒋碧薇的漂亮,是一种藏绌的美。她美得不招摇,不夸张,安安静静,亭亭玉立,一举一动间,都透着大家闺秀的隽秀。在知书达理的父亲和母亲的培养下,她就好像一株郁郁葱葱的玉兰,散放着动人的魅力。

  可是,谁也没有料到,这个安静的女孩子,竟然会做出私奔这么一件惊世骇俗的事情。

  蒋碧薇私奔的对象,就是徐悲鸿。多年以后,不知道蒋碧薇小姐会不会后悔十八岁的一时冲动。假如,她按照当时的礼仪,嫁入了查家的豪门,那么以后她的命运,将会改写。她也许会做一个标准的贤妻良母,平平安安地度过自己的一生。

  人生的十字路口,总会有一个重要的人,影响着你的一生。这个人,或许是你的初恋,或许是你的朋友,也或许就是一个路人甲。这个人,是我们道路上的杠杆,他或许只是无意做过,却扭转了我们人生的轨迹。

  这条路,或许是充满泥泞的,也或许是铺满鲜花的。这就是命运。

  蒋碧薇自从遇到了徐悲鸿,她的人生,就发生了彻天换地的变化,当年文静娴淑的一个女子,竟然做出了破天荒的事情,这与她的气质和从小的教养很不符,但是她做了。

  还在宜兴时,徐悲鸿在初级师范教授图画,和蒋碧薇的姐夫和伯父是同事关系,他经常拜访蒋碧薇的父亲,当蒋碧薇十八岁的时候,蒋碧薇的父亲蒋梅笙被上海复旦大学招聘,成为该学校的一名教授,一家人来到了上海。

  可能是缘分吧,徐悲鸿当时在宜兴到了穷途末路的地步,家里给他包办了一场婚姻,有了一个儿子,家庭负担加重,徐悲鸿的父亲又患了重病,为了养家,徐悲鸿一口气接了三家学校的应聘,每天三十里路,为了节省路费,都是步行去上课。后来,徐悲鸿为了深造美术专业,就来到了上海学习,进行半工半读。

  蒋梅笙对徐悲鸿的才学很是赏识,徐悲鸿处于失意之际,能得到复旦教授的肯定,也是一件兴奋的事,从此后,他经常去蒋家串门,在长久相处中,徐悲鸿和蒋碧薇就这样认识了。

  其实,这件事发展到这里,也不过是一件发生在旧式家庭里崔莺莺和张生私定终身的情事。事实上,蒋碧薇当时除了对徐悲鸿的好感,另一原因是出于对包办婚姻的不满。当时,未婚夫查紫含就在蒋碧薇父亲的大学里上学,有一次为了考试,查紫含请求未来的岳丈蒋梅笙提前给自己一张考试卷子,蒋碧薇由此对查紫含的人品产生了怀疑,并且对查紫含有了一层藐视。

  十八岁的女孩子心思,正是需要崇拜、爱慕某个人的时候,蒋碧薇也不例外,查紫含没有在蒋碧薇面前树立起伟岸和努力上进的丰碑,而另一个男子,却具备了这种风范,这就是勤奋好学的徐悲鸿。两个男人一进行对比,蒋碧薇对徐悲鸿开始崇拜起来,并且在父母对徐悲鸿的赞扬声里,对徐悲鸿有了朦胧的好感。

  当初的蒋梅笙的确对学生徐悲鸿抱着很大的好感,他们还在女儿面前说过一句:“我们要是再有一个女儿就好了” ,意思是再有一个女儿的话,就把她许配给徐悲鸿。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蒋碧薇已经定亲,蒋梅笙夫妻对徐悲鸿抱着一种高瞻远瞩的眼光,认为此子以后肯定会成就一番事业。

  不得不说,蒋碧薇是受了父母暗示影响的。她整天听到父母夸耀这个贫苦的青年,潜移默化下,对徐悲鸿也就有了欣赏,于是,当他们的“红娘”朱了洲来怂恿蒋碧薇和徐悲鸿私奔时,蒋碧薇竟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朱了洲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在这件私奔事件里,他起了最为关键的作用。以后这个人物,再也没有在蒋碧薇和徐悲鸿的生命里出现过,但是,这个人物的出现,扭转了蒋碧薇的一生。

  按说,朱了洲还和蒋家有一层远亲的关系,他在徐悲鸿的授意下,怂恿蒋碧薇在一个深夜,和徐悲鸿逃跑到日本。由于蒋家不论在上海,还是在宜兴,都是很有身份的人物,而且查家在苏州,也属于名门望族,所以,当蒋梅笙夫妇有一天早晨,忽然发现女儿除了留下张便条,就不见了踪影,心里暗地里叫苦。

  关于私奔这件事,还有另一版本,说的是蒋梅笙也同意了女儿和徐悲鸿结婚,为了给查家一个交代,便暗地里允许了蒋碧薇的出逃,并且在女儿逃跑后,办了一口棺材,就说这个女儿得了急病死了,还摆了三天灵。据说当时为了棺材里像回事,还特意在棺材里放了一块石头。

  不管哪个版本,蒋碧薇是出逃了,蒋梅笙一家貌似也不是很反对,在这样的情况下,为了让女儿走得更利索些,蒋家假扮了一场“哭丧家”的戏。和查家的婚事,也就这样退了。

  要求女人卧薪尝胆的男人,不可靠

  蒋碧薇和徐悲鸿来到了日本,开始了正式的同居生活。

  当时的徐悲鸿,只是一介书生,他虽有几分才气,可是美术造诣和名气都还远远不够,至今他的一幅油画《放下你的鞭子》,拍卖出了三千万港元的价钱,可是当时的徐悲鸿,一幅画,连出手都很难。

  两个年轻人蜗居在日本的一家叫“下宿”的旅馆里,日子过得非常的清贫,好在爱情滋润着他们。徐悲鸿一到了日本,便如醉如痴地喜欢上了日本的仿制原画,见到喜欢的,就毫不犹豫地买了下来。而他们身上,仅仅带着两千元,尽管蒋碧薇不买衣服,不买鞋子,心甘情愿和丈夫受苦,可还是不到半年,钱都花光了。

  此时,只有回老家,筹备款项。当初出来的时候,蒋碧薇就没有想到还能回去,现在丈夫穷困潦倒,不回去,就没有了活路。蒋碧薇毕竟是大家族的女儿,此时回去,她知道意味着什么。

  果然,回到了娘家,一些对父母不好的议论就传了出来。本来,当年蒋梅笙是给她大张旗鼓办了丧事的,此时一个大活人,活蹦乱跳地回来了,一切谎言不攻自破。好在蒋梅笙并不是一个顽固不化的老人,他们爱女心切,重新接纳了女儿蒋碧薇,也接纳了徐悲鸿。

|<< << < 1 2 3 4 5 > >> >>|


·上一篇文章:王僧虔一语惊人
·下一篇文章:启功“办案”,手下放生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zhshw.com/news/mingren/11671350172C5HA434KCF62H70B7E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