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道藩:力争人体模特美术教学

张道藩:力争人体模特美术教学


来源:中国书画网  文章作者:佚名

张道藩(1897-1968) 资料图片

    张道藩此人,历史上众说纷纭。目为汉奸者有之,视作才子者亦有之。最为人所熟知的,无疑是张道藩与徐悲鸿第一任妻子蒋碧薇的恋情。俗话说“历史就像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诸多说法经常彼此纠缠不休,真相往往已经湮没很久了。

    留欧专攻美术,有着令人羡慕的光环,刚回到上海的张道藩,得到许多团体和学校邀约,要他讲演,他的活动排得满满的。除了在上海夏令文艺演讲外,最有影响、最能显示他个性的美术活动算是应刘海粟之邀专讲人体艺术了。

    以人体模特儿作为美术教学的道具,在欧美美术史上已是风靡一时,可在中国最为开化的上海,却仍然顽固地向人体模特儿说“不”,这就惹恼了“东方艺坛之狮”刘海粟。孙传芳势力范围内的上海道尹危道丰,奉孙传芳之命叫停人体绘画,这一年5月,危道丰咨请法租界查禁上海美专人体写生,引起了刘海粟与孙传芳间关于人体模特儿一事的公开论战。刚回到上海的张道藩,大体了解了一下论战情形,毫不犹豫地加入刘海粟一方,向孙传芳开火了。

    仅仅大张道藩1岁的刘海粟,成名很早,1909年刘海粟就到上海背景画传习所学西洋画,17岁时就创办上海国画美术院,自任院长,23岁到北京大学讲学,而这时张道藩尚未踏上留学英国之路。1919年,24岁的刘海粟到日本考察绘画和美术教育,次年代表中国新艺术界赴日本参加帝国美术院开幕大典,有着惊人绘画天赋的刘海粟被日本艺坛誉为“东方艺坛之狮”。当年7月,上海美专毅然不顾世俗压力,雇用女模特儿写生,这一大胆的举动,自然激起了轩然大波,一直到1926年终于爆发了一场论战,张道藩加入战团,故意在美专讲演“人体美”,支持美术学校用模特儿写生,上海几家大报,把他的长篇演说连载好几天才发完,危道丰认为张道藩是恶意违抗禁用模特儿的命令,故意和他捣乱,气得吹胡子瞪眼。张道藩被人警告,当心把他抓去枪毙,而奇怪的是,连接好几天,他安然无恙,没人动他毫发。

    张道藩能留洋七年多,他最为感激的当数曲老世伯荔斋。曲氏是他姑母侍訚之女友洪姑的外子,这个上海大绅商非常开明,当张道藩到南京拜望他,感激他支持了他一万多块银元留洋时,曲氏连他学的是什么也没有问,并说出了替张道藩开脱的事情。原来张道藩不顾危道丰的禁令,参加刘海粟一边向当局开火时,危道丰当着曲荔斋的面报告孙传芳,要对张道藩下毒手,幸亏曲氏和孙传芳交情极深,三言两语就替张道藩化解了灭顶之灾。这让张道藩更加感激涕零,誓以终生回报。

    除了拜望曲荔斋,张道藩还准备到北京去探视族中的长辈亲友,但是受广州国民革命军即将北伐的影响,孙传芳军阀政府在上海的大员们纷纷携眷北撤,占满了北去的轮船、火车,张道藩根本弄不到票,只好待在惶惶不安的上海。而第二年,孙传芳败局已定时,还没有忘记和他作对的刘海粟,下令通缉刘氏。刘海粟不愿吃眼前亏,遂再次奔往日本,轰轰烈烈的人体模特儿论战也就暂时落下帷幕。

    就要去广州了,张道藩还是不忍心径直赴穗,还希望找机会去平津拜望亲友,那里有资助过他留洋的族叔莲仙,有牵线曲荔斋资助他的荷姑侍訚,有提携过他的族叔祖笏香,还有做北洋政府参事的另一叔祖友栋。可北伐战争前夕的上海,混乱是空前的,7月初张道藩拜望了曲荔斋回到上海后,7月9日,留学美国的刘纪文突然回到上海,他是被蒋介石电召回来的,广州的军事政治形势一天天好转,毕竟需要人才啊!张道藩知道,刘纪文也和他一样有自己的未婚妻,那是赫赫有名的广东宋家小姊妹宋美龄。刘纪文是他的入党介绍人,要他去广东帮忙,他要刘先去,等自己北京之行后即赴广东会合。可等了整整两个星期还是未能成行,他只好放弃,该整理一下自己的情绪了。

    刚刚回国,参加了一场论战,还举办了一次画展,算是对画家梦的一个回报,他又一次翻开一册精致的宣传册,这是他和徐悲鸿联合画展的传单,折叠式的,先介绍作者及其作品,头两页分别印出徐悲鸿、张道藩二人的六寸照片,后面才接印他们的若干幅代表作品。合上小册子,望望窗外黄埔江畔惶惶不安的行人,他深知在时局动荡之际,单纯做一个画家梦,是绝难实现自己的价值的,那如何实现自己的抱负,在乱世之中找准自己的人生切入点呢?曲荔斋老先生非常开明地支持他以国民党党员身份去广州闯荡,并没有因为自己同孙传芳交情深厚而妨碍他发展,张道藩很清楚曲老伯话中之意,“这里的情况很混乱,北京政府也没有前途,你既然是国民党党员,那就赶快离开上海,到广州去打你的天下,找你的出路吧!”

|<< << < 1 2 > >> >>|


·上一篇文章:作为收藏家的鲁迅:涉猎广泛造诣很深
·下一篇文章:启功“办案”,手下放生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zhshw.com/news/mingren/11113123253HK241A994CHE053II6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