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山月卖画

关山月卖画


来源:中华书画网  文章作者:佚名

  关山月不卖画

  画家以卖画为生,古已有之。早在南宋时,画家李唐写有一诗:‘雪里烟村雨里滩,看之如易作之难。早知不入时人眼,多买胭脂画牡丹。’这是一首发牢骚诗,李唐最得意的是山水画,但想不到,世人却要买他的牡丹画,所以他牢骚连天,早知画山水不入时人眼,何必花大力气,不如买点胭脂画牡丹算了。可见,他在卖画,有人来买画,而且要挑选。到明清时,那个点秋香的唐伯虎有诗云:“闲来写幅青山卖,不使人间造孽钱。”唐寅在公开卖画,而且认为花卖画的钱很高尚。至于郑板桥也有一首卖画诗:“纸高一尺价三千,画竹多于买竹钱。任渠闲话论交接,只当秋风过耳边。’看似平淡,却很有味道。近人齐白石、张大千也是典型的卖画人,他们的画都是定有润例的。

  但在十多年前,笔者却听人说过:关山月是不卖画的。他的助手关伟,也曾讲述过一件事:有一次,一位商人上门求购几件关山月的画,出价不菲,关伟先向李姨(关山月夫人李秋璜,人称李姨)说起,然后,由李姨问关山月意下如何?关山月故意问:“他要这么多画干嘛?是帮我开画展吗?一不,是来买画的。一我要这么多钱干嘛?你两年前放在我的西服袋里的300元至今还没有用呢!我不卖画。”买画人只好悻悻而去。

  所谓靠山吃山,画画人卖画,这是天经地义聊中,李姨讲述了关山月数十年来卖画的经历,为笔者解开了这个疑团。

  第一次卖画

  关山月是在23岁那年入“春睡画院”随高剑父学画,之后秉承师训,面向现实生活,注重写生,在抗战时期,花了两年多心血,绘写了近百幅抗战题材的作品。1939年夏天,在澳门和香港举办了“抗战画展’。这是关山月的第一次个人画展。由于得到澳门的慧因和尚,当时在香港的叶浅予、张光宇、任真汉等人的支持和帮
助,画展很成功,两地媒体好评如潮,参观的人络绎不绝。在展览中,抗战题材的画是不卖的,只张挂了少量的山水花鸟,标价出售,结果卖出了部分画作,除了清还场地费和裱画钱之外,尚有一些盈余。年轻的关山月第一次开画展,第一次卖画,获得如此效果,这是他始料不及的。

  卖腻了的玫瑰花

  有了成功的第一次,关山月似乎更加增强了对艺术追求的信心。从1941年开始,关山月与夫人一起,历时数年,至西南、西北数省登临名山大川,历尽艰辛到达敦煌,专心临摹和研究莫高窟千佛洞的古代壁画,并先后在韶关、桂林、贵阳、昆明、成都、西安、兰州等地举办个人画展,靠卖画维持生计。卖画多了,关山月似乎也略知画市其中三味,展品中的抗战画不卖,精品画标高价,贵才是宝嘛,最好卖的当数玫瑰画。记得当年在成都搞画展时,关山月穷得丁当响,租借展场还得由朋友作经济担保。开幕这天,当时画名满天下的张大千带着一帮人来了,张大千问:“哪幅画最贵?”关山月用手指了指“这幅是1000元。一我把它买下了,还有这幅,我也买下了。’

  当年1000大洋,在成都可买下一座公馆了。张大千此侠义之举,感动得关山月连声说:“谢谢您了!”
  张大千高价买下关山月两张画,他前脚走,不少人闻风而至,画展热闹起来了,买画的人也多了,定购玫瑰画的就有几十幅。展览结束后,关山月卖画得到了一笔钱,但却欠下了画债,他天天依样画玫瑰,越画越腻,越画越烦,还完这些画债后,他心一横,发誓永远不画玫瑰。从此后,玫瑰画在他的画集和展览中消失了。

  李姨还告诉笔者:解放后,关山月一直在美术学院当教授,收入稳定了,地位提高了,画画不用为稻粮谋了,所以,极少卖画,现在艺术市场上流通的书画作品,大多数是送给慈善机构的义卖品,以及送给各界人士的礼品画。


摘自《共鸣》季文/文


·上一篇文章:换画“红娘”
·下一篇文章:启功“办案”,手下放生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zhshw.com/news/mingren/072111753411D667GA27KI3K132J6C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