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国家美术馆7月8日重开:危机与新生中的修复

伦敦国家美术馆7月8日重开:危机与新生中的修复


来源:中国艺术传播网  文章作者:佚名

  记者 钱雪儿 编译

  7月8日,位于伦敦的英国国家美术馆将重新开放,成为疫情隔离期后伦敦首个重新开放的大型博物馆。重开后的英国国家美术馆将展出经过两年修缮后的馆内最大展厅,以及近期收藏的三幅作品。凡·代克的著名作品《马背上的查理一世》也将在修复后重新与人们见面。另一方面,随着观众人数的大幅减少,美术馆面临经济危机,正寻求政府支持。

  其他英国国家级博物馆将在接下来的几周内陆续开放,其中泰特美术馆将于7月27日起开门,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将于7月16日起正式迎接公众。

  伦敦国家美术馆

  据《The Art Newspaper》统计,伦敦国家美术馆于3月18日起闭馆,到重新开放为止,将经历长达111天的闭馆,这在美术馆196年的历史上是史无前例的。馆长加布里尔·菲纳尔迪(Gabriele Finaldi)形容这漫长闭馆后的重启犹如“一场流放的结束”,要知道,即使在“二战”时期,美术馆也只关闭了2天。“国家美术馆的所有人都感到有责任让美术馆尽快开放。在这里,面对挫折的修复力是一大传统,我们在战乱之年也一直在迎接公众的到来。”菲纳尔迪说道。“我们希望成为这个国家逐渐复原过程中的一份子,通过让公众回归这里,再次看到那些充满启示性的图像,我们希望能够为这个复原过程做出贡献。”

  重新开放后,美术馆的开放时间将被缩短为上午11点至下午4点,周五将延长至下午9点。国家美术馆的一位发言人表示,缩短的开放时间是为了“让观众与员工的健康风险将至最低,如果不这样的话,他们将不得不在高峰时段使用公共交通,而现在不鼓励在高峰时段做不必要的出行。”

  重新开放后的美术馆将要求观众佩戴口罩 图:Simon Dawson/Reuters

  美术馆将提供三条单向的观展路线:路线A将带领观众从威尔顿双联画(Wilton Diptych)开始,经过米开朗琪罗(Michelangelo),最后到达拉斐尔(Raphael)的作品;路线B将依次经过鲁本斯(Rubens)、卡拉瓦乔(Caravaggio)和梵高(Van Gogh);路线C将从意大利佛罗伦萨的风格主义画家布龙齐诺(Bronzino)开始,最终抵达梵高的作品。每条路线大约耗时25到35分钟,不过菲纳尔迪表示,这一时间并不是强制的,只有当展厅变得拥挤时,工作人员会请求人们移动。在防疫措施上,美术馆请求观众戴好口罩,并保持2米间距。出口处有一家简易商店和外带餐厅。

  观众需要在网上预订门票,但美术馆不会显示每天有多少可订门票。去年7月与8月,美术馆每天迎接了将近1.9万的观众,在美术馆的观众中,大约65%是游客。随着社会距离措施的实行与游客市场的损失,如今大多数的英国国家级博物馆预计客流量将降低至以往的四分之一。而缩短的开放时间将使这一人数进一步降低。由此来推断,今年夏天国家美术馆的每日观众数量预计会在3000名左右。

  菲纳尔迪表示,人们会有多大的兴趣重返美术馆还是个未知数。他以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为例,“911”后,博物馆花了五年的时间才让观众人数才恢复正常。

  对于国家美术馆来说,观众的减少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压力。在闭馆之前,美术馆有一半的资金由自己产生。重新开放后,运营成本不会改变。菲纳尔迪坦言,经济“受到严重影响”,因为闭馆期间没有收入,而重新开放后的收入预计会大幅减少。他强调称,这不只是今年的问题,从长远来看,观众人数的大幅减少会影响美术馆长期的可持续性。如今所有的博物馆都面临着如何承担重新开放后的成本问题。“我们正在与政府进行讨论,商议如何来支持我们的经济现状,这不只是现在,更是长期的问题。”

  在重新开放后的国家美术馆,一些新的变化或许将冲散经济危机带来的阴云。菲纳尔迪介绍,经过两年的修缮,美术馆内最大的展厅将重新向观众开放,那里陈列着意大利巴洛克风格油画。在21号展厅,凡·代克(Van Dyck)的杰作《马背上的查理一世》(Equestrian Portrait of Charles I)也将在修复后重新与人们见面。

  《马背上的查理一世》

  值得一提的是,三幅英国国家美术馆近期收藏的作品也将在重新开放后向观众呈现。其中,19世纪西班牙画家华金·索罗拉(Joaquín Sorolla)的《酒徒》(The Drunkard)以未完成的笔触展现了一个稍纵即逝的瞬间,这件作品此前出现在国家美术馆2019年的索罗拉个展中,并曾在芝加哥艺术学院展出。盖恩斯伯勒(Gainsborough)的《玛格丽特·盖恩斯伯勒肖像》(Portrait of Margaret Gainsborough)被认为是这位英国艺术家晚期作品的典范,作品富有活力、气势与亲密感,显示出盖恩斯伯勒晚期肖像中近乎现代的前瞻性。另一幅18世纪的作品来自瑞士画家让-艾蒂安·利奥塔尔(Jean-étienne Liotard),作品《拉维涅家族的早餐》(The Lavergne Family Breakfast)描绘了一幅柔和的家庭场景,将静物的刻画推向极致。重新开放后,这三幅作品将加入美术馆的艺术史叙事中,拓展观众对于欧洲艺术的理解。

  《酒徒》

  《玛格丽特·盖恩斯伯勒肖像》

  此外,此前因疫情而开放了仅三天的展览“提香:爱,欲望和死亡”将重新开放,展期延长至2021年1月17日。展览“尼古拉斯·马斯:黄金时代的荷兰大师”将延期至今年9月20日。此前备受期待的阿尔泰米西娅(Artemisia)英国首个大型个展尚未公布开展日期。

  紧随国家美术馆之后,伦敦其他大型博物馆也将在接下来的几周内陆续开放。泰特美术馆宣布于7月27日起重新开放其四个展馆。皇家艺术研究院将于7月9日起向“亲友”开放,并于7月16日起向公众开放,届时观众能够重见展览“毕加索和纸”,该展览已延期至8月2日。

  (本文编译自《卫报》与《The Art Newspaper》)


·上一篇文章:巴西一自然历史博物馆失火 部分藏品受损
·下一篇文章:英国将拨款15.7亿英镑助艺术界脱困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news/guoji/207564932CFJ9G9IEC9IG11D8K61F.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