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大学医学院这回在中国身上算是彻底砸牌子了

哈佛大学医学院这回在中国身上算是彻底砸牌子了


来源:中国儿童文学网  文章作者:佚名

  02

  漏洞百出的论证和论据,被专业人士鄙视,完全配不上哈佛大学的水准

  然而,就在哈佛大学医学院的牌子,以及西方多家主流媒体积极报道与推崇的光环之下,这篇论文却存在着大量肉眼可见的低级漏洞,以及对于中国一些基本常识的缺乏。

  因此,我们就将深度扒皮这篇论文中的这些漏洞,并用尽量简单直观的方式呈现给大家。

  我们先从这篇论文的核心“证据”,6家医院停车场的车辆变化说起。

  请大家再看一遍美国广播公司给出的这些武汉医院的停车场在2018年10月和2019年10月的对比图,这次,我们把出现问题的地方用黄颜色的圆圈给标记了出来:

  怎么样,发现了吧?上面这四张图中左边2018年10月的图片,与右边作为对比的2019年的图片,不仅其中建筑物所呈现的角度不同,而且太阳光照射的建筑物所呈现的阴影也存在明显的差异。

  这些差异首先意味着,几乎每个2018年的图片中都有因为建筑物的角度问题而对于医院内停放车辆的遮挡。这也就直接导致2018年的车辆数量,看起来比2019年的数量少了很多。

  我们这里专门选取了一个2017年5月28日武汉中南医院的停车场的卫星照片,大家可以用这张图,尤其是图中红圈圈出来的四个位置,在去对比哈佛大学医学院论文中该院停车场的对比图。你们也会发现,由于角度没被遮挡,所以2017年该院停车场的车辆数,也会显得多于2018年。

  其次,这些对比图片中太阳光照射的建筑物所呈现阴影的不同,也大有学问。

  咱们中国的老百姓都知道,中国每座城市的大型医院,其问诊量在不同季节,每一周的不同时间,每一天的不同时间段都是有着明显差异的。通常而言,一天当中的上午一般是求医的高峰期,上午的时候病人会早早来到医院挂号求医,其他时间的病人量就会相对较少。这也就意味着,在正常情况下,在上午这个时间段,医院的停车场本就有可能比其他时间段停放更多的车辆。如果用一张上午拍摄的停车场停车高峰期的照片,去对比中午或者晚上等其他停车低峰期的照片,再得出某种预设的结论,这本身就不是科学,而是“玄学”了。

  而从上面四张美国广播公司“独家”给出的对比图中,我们可以明显看到,2018年拍摄的医院建筑物阴影与2019年拍摄的医院建筑物阴影存在明显差异,这就说明这两组图分别由不同的卫星拍摄于一天中的不同时间段,而这也会直接影响到院内车流的情况。

  北京航天世景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徐丽萍在接受我们的记者樊巍采访时表示,建筑物由太阳照射产生的阴影会随时间、季节的不同而不同,所以对地观测卫星一般采用的是太阳同步轨道。这种轨道的卫星基本是在相同的时间点经过同一观测区域,这样对同一建筑物拍出的影像所呈的太阳阴影也大致相同。所以,如果在同一季节对同一建筑物拍摄的影像,阴影有很大不同的话,那很可能是两颗不同的卫星在不同的时间段拍摄的。

  另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航天遥感专家则更加直观地表示,哈佛研究团队所采用的RS Metrics公司的卫星图像分析数据就是来自于一天中的不同的时间段。因为这家公司所使用的这些卫星影像源自于航天技术公司maxar technologies,这家公司主要使用的worldview商业成像卫星系统一般是在当地时间上午十点半左右过境,但是其中一幅2018年拍摄的武汉同济医院的黑白卫星影像则是出自于worldview-1卫星,这颗卫星在2016年已将过境时间调整到了当地时间中午一点半。

  这也就意味着2018年的停车场车辆较少的卫星照片拍摄于当天中午一点半,而2019年停车场车辆较多的卫星照片拍摄于当天上午十点半。通过这样的卫星图去进行比较,从而得出2019年10月武汉同济医院病人已经明显增多的结论,这种分析实在是有失水准。

(图为worldview-1卫星调整过境时间通报)
(图为worldview-1卫星调整过境时间通报)

  因此,哈佛大学医学院的这篇论文虽然宣称,他们取材的这些卫星照片都选择了“当地中午”时间,还说为的是避免拍照角度和阴影的问题,可他们实际呈现出的论文,仍然充斥着这些严重的问题。

  更关键的是,不论是这篇论文和美国广播公司的独家报道,都没有给出这个“中午”的具体时间范围是什么。目前也不清楚这个关键信息缺失的原因是什么。

  另外,在涉及湖北妇幼保健院的那张图里(如下图所示),我们还可以通过紫色的圆圈标记,明显看到2018年时该院那片被圈出来的土地并没有变为停车场,而在2019年时则变为了停车场,因此多出了不少车辆。但论文和ABC的报道都没有提及此事。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武汉当地居民也表示,卫星影像上所拍摄的湖北省妇幼保健院停车场并非是医院的专用停车场,而是在院区改造过程中,将暂时闲置的建设场地临时用作停车场,从2018年到2019年,随着建设场地的不断拓宽,也就有了更多的停车位。湖北省妇幼保健院位于武汉市街道口商圈,许多周边工作人员发现医院内有停车位,选择在此停车这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我们的记者赵瑜莎采访到的湖北妇幼保健院的工作人员也称,卫星上拍到他们医院的那块场地是停车场,从去年开始就在施工,在扩建停车场。

  更暴露哈佛医学院这篇论文的作者无知的是,湖北妇幼保健院是一家承担湖北省妇女儿童医疗、保健、生殖健康技术指导、健康教育、妇幼卫生信息管理、科研教学等任务的专科医院,其院内并未设有面向成人的呼吸内科,普通武汉市民突患发烧咳嗽也不会前往湖北省妇幼保健院求医问诊,所以这家医院停车场车辆数量的增加并不能和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产生任何关联。

  武汉中南医院的一位彭姓医生也在接受我们的记者赵瑜莎采访时称,他并没有在论文说到的时间点内感觉明显增加的车流量,也没有在那个时候接收到有明显新冠肺炎症状的病人。

  他说,依照病毒这么强的传染性,如果早在去年秋天出现,那么暴发时间也会提前,是根本瞒不住的。

  这些过于明显的低级漏洞,也在境外的社交平台“推特”上引起了不少卫星影像分析人士的关注和批评。下面这位名叫Harel Dan的卫星图像分析人士就指出,论文和美国广播公司的独家报道中给出的对比图像中角度的差异太过明显,而且还忽视了一家医院新开辟了停车场的情况。

  在他这则网贴的评论部分,也有其他专业网民对论文为何没有给出这些对比照片具体的拍摄时间,以及过于明显的角度问题,提出了大量质疑,并认为这些卫星图片的对比没有实际的意义,只是“看起来很有创意”。

  讽刺的是,由于美国广播公司,CNN和BBC这些西方主流大媒体都在不加甄别地报道这个论文,没有对论文的漏洞提出任何质疑,导致这些专业的声音现在在境外的舆论场上都被掩盖了过去。

  只有英国路透社在报道中国外交部昨天驳斥这份论文的事情时,稍微用心多采访了两名第三方的专家,而这两位来自英国的专家也立刻对论文提出了质疑,称虽然论文用卫星图片进行分析的套路“有趣”,但其结论可能没有什么意义,甚至给人一种“强行关联”的感觉。

  其中一名专家甚至也指出,论文拿湖北妇幼保健院来说事也存在问题,因为儿童更容易因感冒而出现症状,而不是新冠肺炎。

(截图来自路透社的报道)
(截图来自路透社的报道)

  说完了卫星图片的问题,接下来我们再来扒皮百度搜索引擎检索量的问题。各位请看下图,这是哈佛医学院那篇论文里给出的所谓“2019年秋季在百度上检索咳嗽和腹泻的武汉人增加”的核心证据,注意其图片给出的时间范围为2018年5月(含之前)至2020年5月。

 (截图为论文原文给出的图表) 
(截图为论文原文给出的图表)

  然后各位再来看下面这张图,这是我们使用百度搜索引擎的“百度指数”功能,设定了同样的检索关键词(咳嗽和腹泻)、检索地域(武汉)以及相似的时间范围(2018年4月-2020年5月)后,得出的曲线图,你们看这张图是不是和上面的曲线图非常相似呢?

  没错!堂堂哈佛医学院用来推断武汉在去年秋季甚至8月就出现“异常”的第二个核心证据,就是我们简单操作一下就能得出来的这个图片…。。

  而且,哈佛医学院的论文对于这个曲线图的使用,也同样存在着十分明显的漏洞,只要我们再把时间线拉长一些,把2017年也算入进去,就会一下子发现问题所在,如下图所示:

  是的,被哈佛大学医学院认为在2019年9月开始出现的对于咳嗽和腹泻这两个关键词的检索“明显”增加(最右侧红圈),还不如2017年和2018年同期的检索量增加的猛烈呢。按照他们的逻辑,这恐怕得说明2018年甚至2017年秋季武汉就出现“异常”了?

 (截图来自论文的原文部分) 
(截图来自论文的原文部分)

  这里还需要告诉大家的是,把这篇粗制滥造、漏洞百出,简直是砸哈佛大学医学院牌子的论文,当成是个“大新闻”进行“独家”报道的美国广播公司,在报道这些图表时,可能也被这篇论文散发出的浓浓的“低级”气息所污染了,以至于他们在报道中制作的图片都写错了时间,把2020年5月写成了2019年5月,导致论文中原本就禁不起检验的图片,更加令人摸不着头脑了……

  而且,这个错误就这么在美国广播公司的网站上晒了足足2天,截至我们撰写此文时仍然没有被更正。


相关内容

无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