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寒冬”中的海外艺术界:步履艰难依然倾囊相助

“生存寒冬”中的海外艺术界:步履艰难依然倾囊相助


来源:中国民俗文化网  文章作者:佚名

  危机重重 海外艺术界仍伸出援手

  尽管海外艺术界已危机重重,但他们依旧在尽己所能,为病毒防控做着努力。博物馆捐献馆内日常工作所用的手套、口罩,画廊等艺术机构捐出部分在线展览利润,艺术家捐赠作品、为儿童绘制手书,有的还捐出创作原材料,以制作医疗用具…在这场疫情中,艺术界再次联手,与公众共渡难。

  文博界:捐献防护用具

  世界范围的博物馆捐赠防护用具(通常由馆内作品保管人和艺术品处理者使用。)是3月中旬开始的,当时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的艺术历史学家埃尔玛·赫尔曼斯(Erma Hermens)通过社交媒体宣布,该博物馆将向当地医院捐赠口罩和手套。 随后,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梵高博物馆,鹿特丹的Het Nieuwe研究所,伦敦的大英博物馆以及英国和欧洲的其他机构纷纷加入了捐献行列。

  艺博会“摇身一变”成病房

  过去十年,马克斯·菲什科一直是当代艺术博览会的打造者之一,他曾在西雅图、德克萨斯州、曼哈顿西区和汉普顿等地建立并维护了当代艺术博览会。在病毒肆虐期间,菲什科在布里奇汉普顿博物馆附近的托尼度假区区域的艺博会场所放置营账。菲什科还将创建类似于纽约中央公园中的临时医院的救助场所,以应对病毒,医院具体位置尚待确定。

马克斯·菲什科 图片来源:Art Market Productions

  菲什科所在公司已与麦肯锡顾问团队合作,购买原材料。“我们正在与不同州的不同机构联系。但这一切是以成本为代价的,这意味着包括我们在内的公司都不会产生利润”,菲什科说道。该医院在未来几周内将开始施工。

  菲什科建立医院时并没有忘记艺术。他与非营利组织RxArt和传播咨询公司Cultural Counsel合作,在医院病床附近安装了设计元素和艺术品。以此希望能减轻病患的痛苦,以艺术疗愈精神。

爱尔兰现代艺术博物馆 摄影:Elena Quintana

  都柏林爱尔兰现代艺术博物馆(IMMA)内将在馆内大型庭院和较为广阔的场所内建造临时病房。博物馆坐落在皇家医院吉尔马纳姆皇家医院内,该医院建于17世纪,曾是退休士兵的住宅。

  艺博会场所改装临时医院,在纽约并不鲜见。雅各布·贾维兹中心是2021年军械库艺博会的举办地,现在是由陆军工程兵团建立的拥有1200张病床的临时医院。这一举动可能会推动激活以艺术品运输网络运送医疗用品和机械。

纽约雅各布·贾维兹会议中心的病房,该病房已改建为临时医院。

摄影:中国新闻社廖潘

  3月1日,西班牙最重要的当代艺博会ARCOmadrid 2020结束了。随着病毒扩散,3月25日,西班牙的冠状病毒死亡人数已经超过中国。为了缓解不堪重负的医疗系统,博览会结束三周后,艺博会的多功能凉亭便成为了一家拥有5000张床位(每张床位相距3米)的临时医院。

拥有1500张床位的ARCOmadrid

图片来源:ARCOmadrid

  此外,在欧洲各地,诸如教堂、溜冰场、飞机机库、公园内都建设了临时病房,以应对医疗资源的紧张。

|<< << < 1 2 3 4 5 6 > >> >>|


·上一篇文章:意大利部分博物馆重新开放 罗马斗兽场等仍关闭
·下一篇文章:海外一批知名博物馆陆续开放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news/guoji/20527958293039ECJ1HG509C0617DG.htm